2019海島節開幕圍爐活動,地點江魚仔魚療.jpg

越在地 越國際

張文婷

英國皇家建築師(ARB / RIBA) / 婆羅洲美學實驗室創辦人 / 逢甲大學客座副教授

莊立康

東方人文藝術館執行總監 /

雲手文創基金會執行長 / 手集團前行政總監

Wendy01_Verse-156.jpg
莊立康 x 張文婷(在地與國際) 0.JPG
張文婷 (5).JPG
邦咯島社區會舉辦「屬相」聚會,例如屬豬的島民今年會回鄉團聚,現在他們會把這個聚會辦在海島節期間,可以同時參加兩個活動,甚至是島上的華聯小學95年校慶也辦在海島節的時候,所以我們會選擇在中秋月圓的時候辦海島節,讓大家團聚在一 起。

「內觀」和「外觀」的視野

兩位分別在邦咯島和古晉深耕社區計畫,最大的動力是什麼?

張:古晉代表的是婆羅洲,婆羅洲在我的成長記憶裡,或是在留學時常常 會覺得是一個被低估、被忽略的文化體系。我讀大學時聽過一句話:「如果我們要找到世界的良心,要從原住民文化裡去找。」

因為現代人都以城市化為目的,往往沒有以自然作參考,導致人和周邊事物關係不密切。我們常說的「與世隔絕」,是要表達與人隔開的生活,但現實卻更像是離開自 然去生活。原住民文化當中有很多元素, 包括「Berjalai」,其實可以作為現代社會以城市或特定國族主義出發的思考文本的對應參考,我想去努力填補這方面的缺失。

莊:之前在手集團的緣故去了很多國家,一 直感覺歐洲的暑期節慶很精彩,可以動員全村,有些社區節慶甚至有五六十年歷史,於是就想把這種文化帶回馬來西亞。七、八年前,我在手集團時開始把藝術帶入各個鄉區,主要目標群眾是微型小學;做下去以後發現我們得利更多,因為走 入鄉鎮所看到的美會感動我,邦咯島是其中一個地方。那時候遇到現在的老闆,思考如果把藝術教育帶入社區會產生怎樣的火花,永續經營會達到怎樣的效果,因此在2013年辦了「邦咯海島節」(以下簡稱海島節)。當時島民可能忙於生計對這類型活動不理解,但幾年下來他們反而給了我很大動力和鼓勵,他們會覺得海島節很熱鬧,會期待這個活動。

體制下的生存之道

小孩們陽光般的笑容.JPG

在馬來西亞融入、滲透社區的 時候遇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張:東馬(沙巴、砂拉越)的族群有六十多 種,這裡的土著文化很有代表性;但東 西馬因為認知上的差異,造成溝通、合作、資 源配置上面對一定的挑戰。在歐洲,藝術團體 和社區策劃團隊可以申請國家、地區、財團等 的補貼,他們有很清晰的計畫、進度,馬來西 亞比較沒有這樣的環境;企業社會責任(CSR) 的文化也才剛剛開始,大集團還是習慣把資源 投放在慈善單位,或把原來可以作為藝術文 化推廣的經費用在團隊建設(teambuilding) 上,導致藝文單位少了對接相應資源的視窗。 我們需要意識到自己不能依賴體制,不 能期待體制會改變,我們要大膽去創新,像 《 婆 羅 洲 藝 術 集 合 》就 是 透 過 國 際 眾 籌 平 台 Kickstarter募款,也是第一個馬來西亞文化相 關的眾籌案例,最後也成功籌募款項。

莊:在進行社區活動時,最讓你感到溫暖和窩心的是人,但帶給你最大問題的也是人。比方說島民主義,我畢竟是外人, 所以要花很多時間磨合、溝通、調整島民的心態和格局;必須要從經濟利益的層面去考慮,如何達到共 存共榮;當事情磨合到很好時,最大的榮耀就是得到大家的認可。

就我從事文化行業十多年的經驗觀察,我們沒有一個適合藝術家生存的環境。
 
以舉辦海島節來說,節慶所得的盈利是要繳稅的,政府沒有提供補貼,卻把我們對藝術、社區做的事以貿易的方式來對待。在疫情期間,德國、英國、澳門、香港、台灣,對文化藝術類團體都有撥款,跟我們的環境落差很大。
 
我們必須要自己去摸索、創造生存條件,建立一個永續經營的模式。
邦咯傳統老行業-造船廠.jpg
島上的傳統老行業-江魚仔業.jpg

地方產業的永續之路

你們如何看待地方職人和夕陽行業的轉型?用什麼方式可以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

張:最近我們在做物件和建築設計的案 子,重新找回合作過的工匠,之前需 要花很多時間去說服他們,現在他們反而很 願意加入;至於如何在他們做傳統工藝的同 時,刺激他們去創新,是我們需要做的事。

 

現在不是量產的時代,物流業的方便讓大家 可以走少量、精緻化的路線,所以我們會更傾向於支援地方產業,但也必須顧及地方產 品的品質。我覺得適度的刺激是必要的,不 能因為是夕陽產業,就讓它倒下去;我們「挑戰」工匠給他們「出題」,雖然溝通過程也會遭遇失敗,但要相信人,這是一個價值的時代,沒有人看到好的東西會不想去追求的, 當看到其他跟他同等級、同出身的工匠可以 去到一個不一樣的層級時,他會懊惱的。

莊:邦咯島的造船業有十幾家,大多可以造大型的漁船,造船知識和經驗的傳承還可以策動大學師生或專業人士來記錄,讓有興趣的年輕人加入, 我們只需要做串聯;前一陣子聽到開始 有年輕人願意回來接管造船業,算是好消息,畢竟資本時代,有需求就有供給。江魚仔因為可以外銷,江魚業的第二代也開始有人傳承,我不太擔心,我比較擔心的是傳統漁業。去年開始有一種「打火船」,會發出一種像北極光的光源,吸引大大小小的海產前來, 漁船再全部打撈,這可能會造成海洋生態鏈的破壞;另一個原因是邦咯島大多數漁夫是泰國勞工,只有老闆是華人,有可能面對傳承的問題。

完整文章請參閱《兩境-台馬兩地文化人的在地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