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J_8649 resize.jpg

遍地開花的設計美景

設計浪人

設計發浪創辦人

張漢寧

桔禾創意整合總監

K82_2439.jpg

從認識自己開始

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 各地都開始思考以本土文化元素帶出設計特色的可能性,同時,透過設計的加持,在地文化也有再次翻新的可能性。這樣的走向已行之有年,兩位怎麼看目前台灣所處的狀態?處於何種階段?下一個階段的努力重點又為何?

張:從前,為了追求大量生產,我們面臨如何更快或更便利地生產這些產品的挑戰,因此大家進入了大量複製的階段,因為這樣的速度最快。只要看見某個商品賣得好,大家就跟風複製,這也影響了經濟的操作模式。例如老街改造,也是依循一樣的行為模式,九份老街成功了,大家就把這樣的老街,複製到全台的老街去,結果大家都賣木屐、大腸包小腸、鐵蛋。但我們慢慢發現不太對勁,大家開始反思,是不是可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東西,或做出別人所沒有的東西。大家開始追求品牌的差異化,自問「我的老街」到底跟別人的老街有什麼不一樣?

大家開始關心自身的文化,而品牌差異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從真實地認識自己開始。台灣土地雖然不大,但隔壁鄉鎮就真的存在跟自己完全不同的文化,日本也很小,而他們確實能讓每個村都產生自己的特色。

設計師陳普的作品「遠洋的印記」,台船大樓前偌大的魟魚充氣裝置與身上的卡拉瓦卡十字架紋路,呼應著大航海時代西班牙貿易航線國際化的文化記憶。(UID Create桔禾創意整合提供)

光合作用-03.jpg

設:以國土面積而論,日本是台灣的好幾倍大,但我們的文化密度可能比日本高很多。2016年蔡英文上台之後,很多民眾包括設計師在內,都在問什麼是「台灣」?「台灣人」到底是什麼意思?那是絕對不是單一的意象,而是集體的總和。我們有原住民,還被很多外來勢力統治過,日本反而沒有,加上近年的新移民,大家都住在一個島上,在這麼小的土地上面,我們竟有這麼多種民族共存並生,很難不產生各種相異的文化。我們不是特意進行差異化,而是大家都在問自己是誰。我們現階段還在找自己是誰,只要找到我們是誰,根本不用進行差異化,大家自然而然就知道怎麼走出下一步。

光耀三十燈區的「光合作用」燈飾,以彩色繩索鉤織不同圖案,是楊海茜老師的作品。(UID Create桔禾創意整合提供)

台灣的特色就在於複雜多元。台灣比較好的發展模式,不是一直強調某些文化特色、集中資源培育出一朵超美的花,以此代表台灣,而是讓大家都小小的,卻都同樣繁盛,呈現遍地開花的態勢。
後浪賞1.jpg

「後浪賞」為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 創立,是台灣第一個畢業製作落選沙龍,首創不以設計類別、以議題分類給獎,並以秘密客的形式出沒各大畢業展場獨自進行審核,挑選在台灣四大畢業聯展中沒有得獎的作品給予肯定,並將後浪賞得獎作品收錄於台灣第一本畢業設計年鑑「書上設計展」中。(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提供)

設:如果大家都活得很好、有自己的市場,那就是台灣接下來讓人很嚮往之處。在這樣的發展道路上,台灣人才、文化和能力的輸出,是讓遍地得以開花的重要過程,那會讓台灣產生能見度。

我們應該走出台灣,多多進行國際合作,而在這樣的合作中,如果能多強調自己的身份,就能讓別人越來越認識我們的文化。

張:台灣雖小,卻是百花齊放。我的香港朋友看到台灣的創意市集,覺得不可思議, 他會問:「這些人就做這個生意嗎?」我們的創意品牌規模雖小, 但是大家都活得下去,這在香港早就餓死了,很多香港朋友就為了追求這種形式而移民台灣。

 

設:也許再過五百年,這樣的多元性會因族群逐漸融合而消失,但如果我們現在就辨認出這樣的特色,並且刻意保留, 台灣就會變成世界上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大家都有各自的狀態, 產生很多不同的風格,這些風格都變成「台灣」。

慢慢來

強調在地特色的同時,帶著特定文化語彙的商品又該如何才能被帶進國際?在地的文化商品,如何能為其他區域的人所瞭解?

張:設計某種程度很像文化翻譯, 例如要進入歐洲市場,便要思考如何透過設計轉譯的手法、讓目標族群喜歡我們的作品。我們使用台灣元素、工藝手法,然後藉由設計包裝成當地市場喜歡的東西,賣一個原封不動的東西,不一定會被接受。

我們得塑造風潮,以此在對方的腦海裡建構台灣的印象。這樣的文化輸出是無形的,而設計的轉譯是有形的,因為商人得賣東西。這無形的部分,我覺得民間能做的有限,政府得進行文化建構,讓大家認知台灣就是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家。一講到韓國,大家就會想到K-pop或韓劇,一 提到日本,大家就會想到動漫,大家在推廣的就是這種無以名狀的印象。

諸橋拓實的滿漢全席展.jpg

致力於橋接台日文化交流的設計發浪,也曾協助日本創作家諸橋拓實來台展覽。(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提供)

完整文章請參閱《兩境-台馬兩地文化人的在地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