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手集团《二手狂想》演奏会.jpg

本土再生擊響全世界

小曼

廿四節令鼓聯合創辦人 /

馬來西亞國家文化人物 /南方大學學院文物藝術館館長

吳聖雄

手集團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

白沙羅表演藝術中心(DPAC) 藝術總監 /廿四節令鼓協會副會長

包容多元的文化展現

在你們跟華人世界和非華人世界的交流中,他們如何評價馬來西亞的文化藝術?以廿四節令鼓和手集團為例,對於華人世界而言,文化藝術由傳統走向創新,由原鄉走入多元共生的國度,呈現出新的樣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些即熟悉又陌生的藝術?

曼:我舉個例子,柔佛新山潮州會館第一次回到潮汕做文化的尋根訪問是在2007年,我把一個8分鐘的「柔佛古廟遊神」短片給潮州電視台看, 他們很震撼,因為潮州大規模的遊神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就被禁止了,認為那是封建迷信的。他們發現遊神在南洋保留得這麼好,同樣的中華文化,兩地的差距卻是那麼大。到2014年,相隔64年,因為這個互動,潮州恢復了他們的遊神。

在這樣的情況下, 馬來西亞誕生的廿四節令鼓去到中國後,產生了很多文化上的激蕩, 他們覺得很震撼,也開始思考傳統的中國文化在那麼大的神州大地裡並沒有產生這樣的新創作。

2016年,廿四節氣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後,中國的廿四節氣研究中心在第二年的春分才在北京的恭王府成立,在成立儀式十多天前,負責人在潮州發現廿四節令鼓,最後決定臨時更改節目,將廿四節令鼓帶到北京作為成立儀式的表演。我覺得這是馬來西亞把廿四節氣作為廿四節令鼓的創作基礎後得到一種很重要的文化認可。

 

廿四節氣成為非遺後,中國覺得那是向年輕一代傳承古老的傳統文化最好的契機,那要怎麼讓年輕人接受廿四節氣這古老的文化?中國福建泉州華僑大學的鼓隊是全世界最大的,而且很多女生在打鼓。 我去年在聚會上發現聽眾裡有很多 女生,問她們為什麼喜歡廿四節令鼓,她們齊聲喊「帥」!我發現節令鼓這種看起來很粗獷的表演,強烈的節奏感有東方搖滾的感覺,敲擊樂可以穿透心臟,這是廿四節令鼓會讓海內外年輕人喜歡的原因。

節令鼓到了泰国,也有了在地的变化。.jpg
廿四節令鼓去到柬埔寨、泰國,他們的服裝和鼓 的裝飾都變了,一方風土一方文化,廿四節令鼓 傳播到世界各地時,一定會產生 接地氣的變化,這是必然的。
扎根大馬擊響世界的二十四節令鼓今年迎來32週年慶典,鼓手們在美麗的夕陽下鼓動震天
廿四節令鼓展示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樣貌.JPG

廿四節令鼓在馬來西亞的發展,聖雄和手集團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沒有手集團,廿四節令鼓的音樂性和在舞台上的表演,肯定會蒼白許多。在音樂的創作上,聖雄是陳徽崇老師之後的另一座重要的大山。我覺得他的貢獻很大。我也期待剛成立的非洲鼓隊未來能讓廿四節令鼓產生何種新的樣貌,非洲人在耍少林功夫時,健壯的體格使他們有一種華族沒有的氣魄。

吳:1996年,我們在比利時表演,那是第一次踏足歐 洲。第一場表演讓他們驚訝,日本的鼓很出名,看到我們的鼓覺得和日本的有點相似,但在表演形式上又不太像。他們說以前來的馬來西亞表演不是這樣的,我們覺得很為難,不能說之前的團不好,我用食物作類比,

我們有一次到台北表演,台北藝術大學(簡稱「北藝大」)當時 是請印尼老師教甘美蘭,學的是很傳統的風格,我們剛好去北藝大借樂器時用甘美蘭彈了《往事只能回味》,他們就嚇一大跳。我一開始接觸甘美蘭時是學習當代風格的,這對我有幫助,不一定非要很傳統的;雖然如此,我4年前開始也請印尼老師來教甘美蘭,來來回回直到去年才弄了一檔演出。多元是我們馬來西亞人引以為榮的點,國外對我們的藝術界看法是我們很容易接納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可以打成一片。

既然我們的食物融合了多族的色彩,為什麼表演不能夠呢?這種融入是自然、不造作的。
WON 1.JPG

完整文章請參閱《兩境-台馬兩地文化人的在地創想》